横涯卿

懒死你吧


叶神20岁生日快乐!

(贫穷如我 捐了10份午餐😂

我的世界坠入爱河

黄少天你怎么可以这么好呜呜呜

4.6 吻头发


    喻文州洗完澡走到卧室,黄少天已经埋在被子里睡着了。这段时间两个人一直很忙,经常是一人睡着了一人还没回来,一人醒来去另一人已经上班。

    喻文州走到床边蹲下身,温柔地注视着黄少天。被碎发遮住的饱满额头,长而直的睫毛在床头灯的照射下在眼睑处投下一晕弧度,睡着了嘴唇也紧紧地抿着。

    大概这次的甲方真的很难缠吧,喻文州叹了口气,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发,竟然还是湿的。他又叹了口气,弯下腰用嘴唇轻轻碰了碰黄少天的眼睛,在他耳边低声说:“少天,少天,起来吹头发,你头发还是湿的。”

    黄少天紧闭双眼胡乱地挥手推开喻文州的脸,嘟哝着:“累…要睡觉…文州你别吵我……”

    喻文州微微一笑,手上一使劲儿,把黄少天从被子里拉了起来,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腰,把他拖往浴室。黄少天忍无可忍,终于睁开眼睛,暴躁地吼他:“我说你什么强迫症,你不知道这次甲方多变态,我好不容易从领导那里提前结束加班,累死人了还要我吹头发!”

    喻文州把人拎到浴室,看着他气的要着火的样子,慢悠悠地插上吹风机插头,说:“头发一点没吹也不怕明天感冒,修罗场时期你敢生病吗?你站着睡,我给你吹。”

    黄少天抱着两只手,气得不想说话,抬抬左边眉毛,示意你可以开始了,早点放老子回去睡。

    吹风机呼呼地工作起来。

    黄少天头发虽然多但是很轻,明明吹一会儿就能全干也不愿意吹,也不知道是什么坏毛病。

     吹干之后的头发蓬松柔软,喻文州揉了一下他头顶的发旋,被黄少天不耐烦地拍开。看着他一脸不高兴的样子,实在太可爱。喻文州忍了忍,实在忍不住,亲了一下他的头发。抬起眼睛,看着镜子里黄少天若有所思的样子,在他耳边低声问:“想什么呢,少天?”

    猝不防被满血回复的黄少天一个转身压在了洗手台上,喻文州调整下姿势,微笑道:“怎么了,忍不住了?”

    黄少天笑嘻嘻地倾身压上来,两个人靠的极近,鼻尖萦绕着一样的洗发水味儿,甜的。黄少天挑眉,凑近他,得意地说:“是你忍不住了吧喻总,说,干什么趁我睡着偷亲我!”

    暖黄色的灯光照着黄少天的脸实在是好看的让人受不了,喻文州低声道:“我在想,等这阵子忙过了,我们去海边玩一趟吧。”

人生两大终极梦想
1.有一个亲生的不是自己生的可爱的孩子
2.老公是个有经验的处男

黄粱记repo

留档 顺便感谢生在浙江❤️ 明天写

Strangers friends best friends lovers strangers still lovers

脑补出一篇喻黄

春天到了